赌上仅存的节操~CP可逆(某些逆了也不行!)不拆不拆不拆^_^
最后,抄袭一生黑~

【巍澜/向哨】第三行情书·十一

向导沈巍,哨兵赵云澜。

主原著设,微剧设,以及~私设满天飞。

初见部分主要参考借鉴了原著】←重点。

故事不同,很多配角人物会更换原创人物。

长篇。

以上。

希望尽可能贴近原著~

OOC属于我帅属于他们两个跟原作者!




幕十一

哨兵的恢复力惊人,从天台到急诊室的这一小会儿,赵云澜手臂上的擦伤已经好了七七八八,只留下一小块比较深的口子还有渗着血,赵云澜把郭长城跟大庆丢出去善后,自己陪着沈巍把女孩送回病房,等沈巍问医生要了点净水与棉签回来时,就看到赵云澜坐在病房外走廊的长椅上,受伤的那只手搭在椅背上,叼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翻出来的烟发呆,烟尾被他咬在嘴里转来转去,回神就看到沈巍站在眼前,他忍不住哎呀了一声,“倒是让沈教授担心了。”他抬了抬胳膊指着剩下那点小伤口正要再说什么,身边路过的护士已经板着脸看了过来,赵云澜连忙做了一个投降的动作,“我没点,就是习惯了得叼着点东西。”大概是见眼前的人长得好看,小护士在听了他的话以后便缓下了神色,她点点头叮嘱了一句少吸烟,这才匆匆走开。

沈巍并没有理会赵云澜,他径自坐到赵云澜身旁,拉过他的手臂,低头用沾了干净清水的棉签轻轻擦拭着伤口,赵云澜看着沈巍靠近时分外明显的长长睫毛与眉清目秀的面容,连声音都忍不住压低了一点,“那个……不用这么麻烦吧,哨兵恢复力那么强,一会就好了。”

“这一道太深了,即便是哨兵愈合力惊人也要小半天的。”沈巍低着头,他的动作小心又轻柔,好似正面对的是个一触即碎的宝贝,“要是我力道重了,你告诉我。”

赵云澜‘哦’了一声安静了下来,他就这么盯着面前这个赏心悦目的美人儿怔怔出神,之前被撩拨的心湖再次泛起涟漪,那颗没什么节操的心脏跳动的声音被放大,回响在他的耳边,越加快速的鼓动声让他有点烦躁,又有点酥痒。

赵云澜十分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情况,通俗点说就是个‘颜控’,好看的男孩跟女孩都能引起他的兴趣,他自己又是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主儿,哄起人来十分拿手,不过好歹自己底限踩的稳稳当当,跟一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从不拈花惹草。

然而就是因为这样,赵云澜十分清楚眼前这个人跟他以前谈过的都不一样,沈巍足够‘认真’,他想了想自己颠三倒四一塌糊涂的生活,还有他一直在查的某些事情,随便谈一谈可以,让他彻底稳定下来,恐怕暂时还是天方夜谭。

然而眼前的美人儿又足够吸引他,甚至这沈教授似乎对他也有点什么意思,赵云澜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只猫儿,看着眼前的美食又馋又渴望,可惜那根怕热的舌头连往冒着热气的美食上舔一口都不敢。

赵云澜哀叹了一声,正帮他擦拭伤口的沈巍抬头看了他一眼,望过来的眼神里带着一点疑惑,“我手重了么?”

“没没没。”赵云澜动了动手臂,已经帮他擦好伤口的沈巍顺着他的力道松开了手,他正低头将摊在纸巾上的棉签收起来,就感觉到赵云澜的手臂直接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沈巍整个人都僵住了,他的脸上泛起红晕一直路过耳根蔓延到脖子上,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有些慌乱的从赵云澜怀里挣脱出来,他站起来,看似镇定的整理了一下衣衫,“我去找块纱布。”

“别了别了,这么热的天还不够捂痱子的。”赵云澜也不在意他的动作,随着沈巍站了起来,他漫不经心的笑了一下,话锋一转问道,“沈老师以前见过我啊?”

赵云澜又用回了第一次见面时的称呼,背对着他的沈巍甚至觉得自已已经疯魔了,不然怎么会觉得,他从赵云澜轻快的语调里听出一丝亲昵。

“我见过赵处长。”沈巍的声音十分镇定,他第一句出口的时候嗓子还有点哑,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等赵云澜绕过来的时候,他甚至已经克制住了脸上表情,依然是那个温文尔雅的大学教授。

“嗯?”赵云澜歪了歪头,有些意外沈巍居然交代的这么痛快,“什么时候?”

“三年前。”沈巍垂下眼眸,“中心广场的爆炸案。”他继续说道,“那个犯人逃跑的时候逃到的那片旧住宅区,我当时就住在那里面。”

“这样啊,”赵云澜一只手摸着下巴,很显然也想起来那次的事,“我倒没见到你。”

“因为我租住的房间很偏。”沈巍解释道,“那个时候刚刚搬来龙城,学校里的手续还没有办下来,我身上存款不多,所以先在那边凑合一下。”沈巍艰难的笑了一下,“我看到赵处长从五楼翻进去,将躲在里面的犯人摁住。”他停了一下,“我就住在那栋楼对面的阁楼,我那个时候见过你的精神体固化。”

“这样啊,”赵云澜似乎没再多加怀疑,他笑眯眯的摸了摸下巴,不再继续追究下去,“是不是很震撼?”

沈巍张了张嘴,“嗯”了一声,“我第一次见到能够精神体固化的特殊人类。”他飞快的看了赵云澜一眼,“当时有人追过来,我远远听到他们喊你赵处长。”

“嗨,那帮嘴里没个把门的。”赵云澜一瞬间想起了当时的情况,他都把人摁住了,那边的警卫才大张旗鼓的赶了过来,赵云澜将人交给他们之后,回头向上面汇报时就将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据说那帮子警卫被重新拉回去训练了小半年,个个被寻的哭爹喊娘,他摇了摇头,抬头看到医生正从病房里走出来,连忙凑上去问道,“哎哎,医生,我们那个学生没事吧?”

“惊吓过度,”这两天的龙城似乎不少人生病,医院里的医生每个人的眉宇间都是疲惫,“刚刚拿了点镇定剂给她。”她低头看了一眼表,“你们是她的老师吧?”

“我是。”沈巍向前走了一步,那位医生看了他一眼,大概是眼前两个盘靓条顺的人养了养眼,连带她的心情都好了点,“那药应该能够她一觉睡到明早了,早上的时候准备点清淡的东西吧。”

沈巍顺着医生的话应着,他身边的赵云澜身上的手机振动了一下,他抖了抖烟,低头看了一眼手机上的信息,暗道一声可惜,等医生叮嘱完走开,才再次对沈巍说道,“既然这样,那我明天早上再来。”他对沈巍摆了摆手,语气轻快,“那么,沈老师回头见。”

“明天见。”沈巍抿嘴笑了一下,等赵云澜转身之后,扬起的嘴角飞速拉直,他一直目送着赵云澜彻底离开自己的视线,才转身走进房间里。

女孩缩在病床上,被子拉的高高的,沈巍看不到她的脸,然而他却像是知道什么似的,走到床边取下暖壶倒了杯水,“有些事不是你假装自己不知道,就可以当做没有发生的。”沈巍轻柔的声音随着水声回荡在病房里,他将倒满水的水杯放在女孩床头,“好自为之,杨芳芳同学。”

评论 ( 11 )
热度 ( 109 )

© 夜月满衣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