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上仅存的节操~CP可逆(某些逆了也不行!)不拆不拆不拆^_^
最后,抄袭一生黑~

【巍澜/向哨】第三行情书·十

向导沈巍,哨兵赵云澜。

主原著设,微剧设,以及~私设满天飞。

初见部分主要参考借鉴了原著】←重点。

故事不同,很多配角人物会更换原创人物。

长篇。

以上。

希望尽可能贴近原著~

OOC属于我帅属于他们两个跟原作者!



幕十

然而即便是这样,女孩也已经发现了他。原本站在天台上的女孩转过头来望着赵云澜,她对着走上天台的人大声喊道,“别想再管我!”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她整个人突然向后跳去,青鸾在一瞬间出现在女孩的身边,它巨大华丽的身姿在那一瞬间凝固成了实体,它的羽翼在阳光下闪烁着瑰丽的色彩,即便只出现了一个瞬间,所有人也忍不住为那只巨大的,突然凝形的精神体而惊艳。

女孩撞到了一瞬间凝成实体的青鸾羽翼上,原本向外跳出的身形在那一瞬间收到阻碍,甚至因为羽翼的力道向着天台的方向再次倾斜,然而精神体实体化是一项对精神力要求极高的能力,即便是赵云澜也只能做到这短短的一秒,这一秒并不能使青鸾将女孩带回天台,所以他同时冲到了天台边,一把抱住了女孩。

明明刚刚跳下去时还十分坚决的女孩在这一会被高空的景象吓住了,她似乎醒悟了过来,尖叫着哭喊了起来,本能的挣扎时力道一点也不小,赵云澜抱着人,半只脚卡在护栏上,不得不对她吼道,“你给我老实点,再动真下去了,看看这个温度,到时候落地上咱俩都得变成烙饼!”

女孩一声哭闹卡在喉咙里,上气不接下气的急促喘息着,倒是没敢再乱动,撑着两个人的栏杆发出一声脆响,赵云澜原本安慰人的:“别怕了,没事……”刚刚出口,这个时候不得不直接利用那点年久失修的半掉不掉的栏杆,硬生生的转身将女孩向天台上推去。

与此同时,天台的门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一个人影飞速的扑了过来,他恰好接住了被扔过来的女孩,撑着赵云澜的栏杆在一声刺耳的“咔嚓”声中断成两半,赵云澜在下落的一瞬间一把勾住了天台的楼顶,惊险的掉在了半空中。

跟着人跑上来的黑猫毛皮都炸了起来,它发出一声惊叫跳了过来,然而黑猫的体型实在有限,并不能帮上什么忙,倒是之前跑上来的人在推开女孩之后一把抓住了赵云澜的胳膊,他的神色里带着明显的慌张,脸色苍白的好像掉在高楼外随时可能下去摊成一坨的那个人不是赵云澜而是他一样,“快,手给我。”

赵云澜感觉到沈巍抓着自己的那只手力量极大,他在沈巍一开口的瞬间,就连忙将手伸了出去,就这么十分自信又随性的将自己一条小命放在了那人手里。

赵云澜原本打算着沈巍拉他时,他再次利用精神体凝实后那一瞬间借力翻上去,不过他没想到沈巍只是看起来温文尔雅,实际上力气大的出乎人意料。

他的手腕被沈巍紧紧抓住,力道大的很快让他感觉到了麻木,手指都有些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他在被人拽上去的时候,衬衫的袖子纽扣被墙壁蹭掉了,露出的小臂在墙上蹭了好大一道口子。

等到赵云澜被沈巍拉上大半个身子之后,半只脚踩在天台上的哨兵被人一把抱住,两个人同时向后倒去,赵云澜怕压着人,下意识去撑地面,之前被沈巍攥紧的麻木手腕使不上力,他的手微微滑了一下并没有撑住,只得随着沈巍的动作一起倒在倒在地上。

沈巍环抱住他的手臂收的紧紧地,让赵云澜无端生出某种错觉,仿佛沈巍不是因为摔倒下意识扶住什么,而是就是为了给他一个拥抱一般。

赵云澜微微挣扎了一下,沈巍便顺势收回了手,沈巍扶着赵云澜站起来后,掩饰性的撤开一步,赵云澜眼看着他推了推眼镜架没有再说话,两个人之间弥漫着一股暧昧的尴尬。

大庆从一边蹭了过来,赵云澜低头从口袋里翻了张纸巾出来,一边抽气一边将胳膊上的血丝与砂砾擦掉,站在他身旁的沈巍明知道这个人是装的,还是没忍住关心道,“赵……处长不如下楼去急诊室包扎一下。”

赵云澜就这么带着一点撩拨人成功的满足感,十分随意的挥了挥手,“没事没事,多谢沈老师了啊,不然我估计真要烙个饼了。”他说完转头看向呆呆坐在一旁的小姑娘,“怎么回事?好好的跑上天台来?”他挑着眉看着回过神来低着头的小姑娘,“作业写了么?论文交了么?放着正事不做跑来寻死觅活的,何必呢?”

“很危险。”站在一旁的沈巍突然开口说道,赵云澜‘嘿’了一声,顺着他的话搭了上去,典型的顺杆儿爬,“对对对,你们沈教授说的多对啊,你看看这多危险啊,年纪轻轻的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走吧别坐着哭了,地上又热又脏,我带你去楼下急诊室瞧……”

他后面的那句话消失在沈巍的斜飞而来的一瞥里,那双修长好看的眉眼,绵长绮丽宛若山水画似的眼角轻轻一挑,赵云澜便觉得似乎有什么又轻又软的东西在他心底轻轻掠过,在心湖上点了些波澜,微微向外四散开来。

赵云澜咳了一声,对沈巍举了一下手,做了个投降的动作,沈巍飞快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面色严肃的望着坐在地上抽泣的女孩,大概是因为他的本职是老师的缘故,沈巍沉下脸色时有种天然的,让人畏惧的属于文化人才有的气势,看起来和和气气,即使是生气了,也绝不发火,不会大声对人吵闹,更别提对人动手了,然而只要脸色沉下来,就能让人莫名心虚,拼命回想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赵云澜这样想着,他摸了摸鼻子,想起来某个人,不由得也有了一丝怂意。

女孩果然很快停下了哭声,只有偶尔露出几声抽噎。

“如果今天因为救你,有人出事了,你想过要怎么做么?”沈巍的声音轻缓又低沉,女孩好像十分畏惧他,她缩着肩膀,低着头,沈巍走过去将人扶起来,女孩这才小声的对赵云澜说了一句:“对不起。”

“没事没事,”赵云澜摆了摆手,“快去急诊室看看吧。”他侧开身示意两个人,自己也转身准备离开,然而沈巍并没有就这么任由他离开,他在赵云澜迈步的一瞬间抓住了他的手腕,等人看过来时却又飞快的收回了手。

“今天谢谢赵处长了。”沈巍道,“赵处长也受了伤,一起去看看吧。”赵云澜侧头看了他一眼,突然凑了过来,属于哨兵身上的血腥味与梧桐花的味道交织缠绵在一起,沈巍需要尽力才能克制住自己的表情,“既然沈教授这么说了。”赵云澜很快推开,他笑了一下,招呼着大庆,“那就一起吧。”


评论 ( 10 )
热度 ( 112 )

© 夜月满衣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