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上仅存的节操~CP可逆(某些逆了也不行!)不拆不拆不拆^_^
最后,抄袭一生黑~

【巍澜/向哨】第三行情书·八

向导沈巍,哨兵赵云澜。

主原著设,微剧设,以及~私设满天飞。

初见部分主要参考借鉴了原著】←重点。

故事不同,很多配角人物会更换原创人物。

长篇。

以上。

希望尽可能贴近原著~

OOC属于我帅属于他们两个跟原作者!


幕八

忙了几天好歹睡了个安生觉的赵云澜的好心情一直维持到第二天踏进特调处的大门之前。

光明路4号在一个非常隐蔽的小院子里,院子外墙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爬山虎,标着“特别调查处”与公安标志的小铜牌被层叠的绿叶掩盖着,不仔细看的话几乎看不到,院子里一排郁郁葱葱的大愧树,在夏日的阳光里看上去生机勃勃,停车场空荡荡的没什么车辆,赵云澜十分豪放的操控那辆车拐了个大弯这才随意找了个位置停了下来,他打着哈欠踩过槐树枝丫露在地上的光斑,推开了特调处的大门。

正低着头擦桌子的郭长城抬起头来就看到一个身材高挑、十分英俊的帅哥站在门口,他“额”了一声,将手上的抹布放下,低头打了个招呼,“赵处早呀。”

说来也很奇怪,这位赵处长明明之前面对他时都是一副晴空万里平易近人的模样,然而郭长城就是记住了第一次见到眼前这位年轻又帅气的赵处长时,被他那双漂亮漂亮但冷漠的黑眼睛注视时吓的那一个激灵,他凭着他自己那点奇异的直觉,确认了他的领头上司,这位浓眉高鼻梁深眼窝的帅哥,恐怕是脾气不好。

赵云澜原本看着自己脚下擦的锃亮的地板,有些不知道该怎么下脚,等他听到郭长城的招呼声后,连忙抬起头对人露出一个亲切的笑脸,他看着站在桌子前面颇为认真的新人跟被打扫的干净整洁的厅堂,刚刚从自家那个乱的十分有抽象艺术风格的家里出来的赵处长就像是徒然被人从梦幻中点醒似的,想清楚了自己家似乎应该打扫卫生了,心情一瞬间十分不爽。

“哎……”赵云澜叹了口气,摸着自己的良心一路在地板上留下黝黑的大脚印子走去了自己的办公室,路过郭长城时还随意的摆了摆手,当做是打了个招呼。

早就来到办公室的汪徵随后拿着材料跟他进了办公室,就这一转眼的功夫,赵云澜已经坐在椅子上眯着眼托着腮,一副再睡个一天一夜的模样了。

“赵处,”特调处的人事声音有点飘忽却带了点沙哑,听上去总让人觉得凉飕飕的,这位眉眼清丽的姑娘低下头的时候,露出的白皙勃颈上有一圈红色的痕迹,仔细看去像是被缝合过的伤口,“祝红已经把昨天那位哨兵送去医院了,”她一板一眼的报告着自己汇总好的情况,“警局那边已经做好了善后的事宜,龙大的课程也已经恢复了。”

赵云澜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他一边点着头一边从抽屉里摸了一个烟,在想点与不点之间犹豫了一会,在他将打火机摸出来的一瞬间,汪徵突然开口说道,“赵处,不要让我吸二手烟。”赵云澜撇了撇嘴将东西丢了回去,指了指屋外,“外面那个,看着点啊。”

汪徵露出一个不解的表情,“郭长城是昨天来报道的,有什么问题么?”

“问题大了。”赵云澜乐了一声,托着腮摇了摇头,“部里空降的大领导塞进来的小侄子,”他用空着的那只手敲了敲桌子,“我们能不能换新址可就指望着这位太子爷开个口了。”

汪徵四平八稳的“哦”了一声,将材料放在赵云澜桌子上,“你昨天要查的东西,林静已经从部里找出来了。”她低头推了一份文件过来,“那位死亡的哨兵确实在死亡的前一天去过龙大,监控拍到了他的行动路线。”

赵云澜从桌子上拿起文档仔细的翻看着,龙城这几年的监控设施建设的不错,那人的路线被画了个八成,赵云澜的手指在他行动的路线上轻轻画了一下,点着最中间那栋建筑,“如果我记得不错,中文系上课的教室是在这里吧?”汪徵探头看了一眼,点点头,“龙大新校区建成以后,大部分学院都搬去了新校,老校区剩下的几栋楼里只有部分学院在使用,我昨天调了一下各个教室楼的使用情况,这里是中文系主要的上课地点。”

“这可有意思了。”赵云澜向后靠着椅背,拿着文件的那只手的手肘撑在椅背上,眯着眼睛晃着手里的文件,“第一个去龙大送过文件的哨兵,也在这栋楼附近逗留过,第二个死亡的哨兵,绕着这栋楼……”他回忆着龙城大学的构造,不过还没等到他想起什么,他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汪徵接起了电话,一小会之后抬头望向赵云澜,“赵处,昨天那个被哨兵绑架的女孩,今天住院了。”她将电话放下,“祝红刚刚打过电话来,她恰好也住进了龙城医院。”

“恰好?”赵云澜将手里的文件丢在桌子上,却并没有将视线从上面移开,“我刚刚也恰好想到了一件事情,”他伸手点了点那份文件,语气里带着一点漫不经心,“第一个跟第二个都在这个位置逗留过。”他的手点在教学楼旁的一条路上,“而这条路能够看到的那个位置。”他的手指向前,在教学楼上轻轻画了一下,“应该是三楼,靠近这个位置是哪间教室?”

“3-07教室。”汪徵低头看了一眼,很快想起来了这件,她之前查这栋楼的时候特意注意过这栋楼的教室使用情况,“是古代文学的必修课教室。”

“只有古代文学?”赵云澜敲起脚一条腿,托着腮问道,“其他课程有么?”

“只有古代文学。”汪徵肯定的点点头回应道,她话音落下,就见到对面的领导笑了一声,“那可真的是恰好了啊。”赵云澜扬了扬头,“再帮我查一个人,不行就打电话给林静,被借调了也得干活。”他站起身来,敲了敲桌子,“龙城大学中文系教授沈巍。”

在得到汪徵的回应后,赵云澜向门外走去,路过大厅时对正坐在自己位子上的郭长城招了招手,“来来,跟我一起去见见……”他侧头对郭长城露出一点笑容来,“我们昨天的受害人。”


评论 ( 6 )
热度 ( 121 )

© 夜月满衣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