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上仅存的节操~CP可逆(某些逆了也不行!)不拆不拆不拆^_^
最后,抄袭一生黑~

【巍澜/向哨】第三行情书·六

向导沈巍,哨兵赵云澜。

主原著设,微剧设,以及~私设满天飞。

初见部分主要参考借鉴了原著】←重点。

故事不同,很多配角人物会更换原创人物。

长篇。

以上。

希望尽可能贴近原著~

OOC属于我帅属于他们两个跟原作者!



幕六

赵云澜微微退后了一步挡在了门口,他身后的沈巍反应迅速的从门口推到了一边,远离了战场,赵云澜感知到沈巍的动作,轻佻地给他打了个响指,他从容镇定得躲开了哨兵扑上来的那一拳,脚步微动便滑到了哨兵身侧,他的手肘狠狠击在哨兵的腰部,带起的力道让那人痛叫着向一侧踉跄了两步。

这让赵云澜微微眯起了眼睛,他很清楚自己的动作到底用了多大力道,足以击倒一个成年哨兵的力道用在这位狂暴身上,居然只是让他退后了两步,而且刚刚击打在哨兵身上时,赵云澜确认自己攻击的是他身体柔软的部位,然而刚刚他却感觉自己撞到了坚硬的墙壁上。

他不等那个哨兵再扑上来,干净利落的回身一脚踹在了哨兵肩膀上,同时在他站立不稳的时候大步向前,他空着的那只手中握着一管镇定剂,在那个哨兵还没有任何反应的时候,针管已经刺破了他的皮肤,哨兵本能的想要挣扎,然而青鸾突然从一边出现,它的羽翼强劲有力的拍击在哨兵的头上,还想有什么动作的哨兵懵了一瞬间,赵云澜手中的镇定剂已经完全注射入他的体内了。

狂暴的哨兵直挺挺的站着,另一边的赵云澜将针管收好,他的另一只手里居然还拿着那只点燃的烟,他看着眼前的哨兵‘嘁’了一声,伸手在他脑门上一拍,便看到人仿佛被抽了骨头似的软绵绵的摊到在了地上。

他再次拽了拽耳朵,扭头对着尖叫完,一直啜泣的女孩摊开手,无辜的歪了歪头,“呐,结束啦,”他看着女孩哭的满脸泪光,叹了口气一边对着门外唤道,“沈教授进来吧,来看看你的学生。”一边向女孩走过去,准备帮她松绑。

就在他靠近女孩的时候,之前一直萦绕在他鼻端的某种若有若无的血腥味突然在一瞬间清晰了起来,赵云澜顿了一下,他仿佛被激怒的想要捍卫地盘的雄狮,周身梧桐花的味道悄然浮现,然而还不等再有什么变化,某种冰冷的感觉像是冷水一般当头泼下,赵云澜激灵了一下扭头看去,沈巍已经走过他走到了女孩身边,一边帮人解绑,一边低声安慰着女孩。

赵云澜再仔细感知时,那股子让人难受的味道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他站在原地望了低着头的沈巍好一会,将手里彻底燃烧殆尽的香烟掐灭丢进垃圾桶,召回了自己的精神体转身向外走去,已经走出去的赵云澜并未看到,原本正与女生说话的人回过头来,一直目送着他,不过在赵云澜走出门口侧身靠在墙壁上时,他便急忙收回了目光,他的动作隐蔽又小心,连赵云澜都未曾发觉。

沈巍低头看着还坐在原地崩溃哭泣的女孩,再次轻声安慰道,“已经没事了,”女孩儿擦着眼泪使劲点头,她的目光往躺在地上的哨兵身上瞥了一下就连忙收了回来,“沈教授……”她犹豫了一下小声的问道,“那个人,怎么样了?”沈巍看到她抓着自己衣袖的手收的紧紧的,青筋都爆起来了,他回头望了那个人一眼,对女孩解释道,“赵处长已经给他打了镇定剂,他们很快会送他去医院的。”

“真的么?”女孩的眼睛似乎亮了一下,她仿佛落在水中的人,期待着抓起浮木一般的抓住了身边的沈巍,迫切的说道,靠在走廊上的赵云澜已经通知好了其他人,听到女孩的话侧头看了她一眼,原本还有些激动的人似乎很怕这个好看散漫的哨兵,畏缩着收回了自己抓着沈巍手臂的手。

沈巍顺着她的动作收回了手,他不着边际的向后靠了一步,回过头来望向赵云澜,“麻烦赵处长了。”他的嘴角弯起,露出一点礼貌又好看的笑意来。

赵云澜这才发现沈巍的眼角直至眼尾处,修长优美的仿佛毛笔斜飞而过时那浅浅的氤氲着水汽与墨香的痕迹,勾人心魂。

赵云澜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怪异故事里那些对书生动了凡心的妖鬼们,如果她们笔下的心上人被绘成画卷,大概也会有像是沈巍一样,即便是这样云中白鹤似的一个人,也会因为执笔者的私心,沾染上一点红尘里的烟火气。

赵云澜面对着那点子动人的妖气,只是眨了眨眼睛,他看上去一派云淡风轻的摆了摆手,懒散的说了一句,“没事。”

走廊的另一头穿来的脚步声惊动了两个人,沈巍率先错开了眼眸,赵云澜耸耸肩向那边望去,就看到祝红带着郭长城走了上来,这位爽利的女向导即使踩着细细的高跟鞋也走的脚步带风,倒是郭长城一蹦一跳的抱着大庆跟着上来,跑的气喘吁吁的。

赵云澜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哨兵,示意祝红去检查一下,他接过郭长城怀里的大庆拍了拍,“别欺负人家小孩儿,瞧被你压的。”大庆看了一眼教室里的人,勉强忍住想开口的欲望,一脸嫌弃的踹了赵云澜一脚,从他怀里跳了出来,围着那个被放倒的哨兵转了两圈,它回头看了赵云澜一眼,眨了眨眼。

赵云澜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站直了身子伸了个懒腰,拍了拍身边的郭长城,又回头给了沈巍一个笑脸,扬手随意的挥了两下,“那先这样,这次真是写写沈教授啦,我先走了,改天请你吃饭。”他不等沈巍回答转身大步向楼梯走去,郭长城跟着他小跑了两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回头看了一眼。

沈巍站在原地,他取下了自己的眼镜,正从口袋里抽了手绢出来擦拭,然而他的动作心不在焉的,眼睛更是没有放在手上,一双夜幕般的黑色眼眸正直直的盯着赵云澜,哪里面带着郭长城看不懂的情绪,却又让他觉得心里被什么压的沉甸甸的,有些说不出的难过弥漫了上来。

沈巍注意到郭长城的目光,他重新带上眼镜,对他露出一个礼貌含蓄的笑容,就像是套上了一层画皮,重新变得文质彬彬了起来,似乎刚才那点违和只是他的错觉。

跟着赵云澜向外跑去的大庆叫了一声,郭长城连忙回过头去,跟着赵云澜匆匆离开了。


评论 ( 9 )
热度 ( 142 )

© 夜月满衣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