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上仅存的节操~CP可逆(某些逆了也不行!)不拆不拆不拆^_^
最后,抄袭一生黑~

【巍澜/HPparo】蛇与狮·五

比较严肃的一段=w=今天爆肝了233333333~

五、

格兰芬多的休息室位于城堡的中上层,被级长带领着的新生们穿过让他们眼花缭乱的各色走廊来到门前的时候。

墙上画像中的胖夫人正对着镜子检查自己的妆容。

赵云澜嘴角抽搐的看着那位女士脸上十分诡异的妆面,确认自己在麻瓜界的网红直播间见过一模一样的。

假期看点直播都能被涂一脸的蛇精脸辣眼睛就够惊悚了,为什么上学还要接受这样的考验。

赵云澜的内心发出了灵魂的拷问。

“口令是‘流行’。”胖夫人愉快的回答了他的疑惑。

赵云澜的室友并不是他在火车上认识的人,祝红与郭长城一起分到了赫奇帕奇,跟他住在一起的是一位少数民族友人,这位友人名叫桑赞。

桑赞十分不会讲通用语,每次与他说话都要费上半天功夫。

不过在闲聊的过程中,赵云澜意外的发现这位新室友居然与他一样,看到了今天走下火车后,乘坐的马车前拉车的生物。

漆黑的,包裹着皮囊有着蝠翼的马形生物。

“那……那叫、叫叫夜骐。”因为通用语捉急,所以说话有些结巴的桑赞解释道,“是是……格……格兰教、教给我我我的……”他笑了笑,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夜骐是只有直面过死亡的人才能见到的神奇生物。

而赵云澜跟桑赞都见过。

在接到猫头鹰的信件之前,赵云澜从未跟别人提过,他曾经见到过施展恶咒的巫师与死亡。

惨死在巫师咒语之下人他并不认识,那个杀人的巫师他也不认识。

那只是男孩年幼时一场无所畏惧的小小冒险,却差一点让他再也不能站在这里。

如果不是被人救了的话。

救了他的人也是一位巫师,被杀人犯发现的男孩在他的保护下活了下来,没有留下姓名的男巫连安慰男孩都来不及,便追着杀人犯匆匆离去。

之后赵云澜再也未曾见过那个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连带着对年幼时的那场记忆都模糊了起来,仿佛一场荒诞的梦魇,直到今天见到坐在蛇院的那个叫沈巍的小美人儿时,记忆突然鲜明起来。

虽然容貌并不相同,然而沈巍有着一双,跟救了他的人一模一样的,漂亮修长,温柔而精致的眉眼。

评论 ( 7 )
热度 ( 187 )

© 夜月满衣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