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上仅存的节操~CP可逆(某些逆了也不行!)不拆不拆不拆^_^
最后,抄袭一生黑~

【巍澜/向哨】第三行情书·五

向导沈巍,哨兵赵云澜。

主原著设,微剧设,以及~私设满天飞。

初见部分主要参考借鉴了原著】←重点。

故事不同,很多配角人物会更换原创人物。

长篇。

以上。

希望尽可能贴近原著~

OOC属于我帅属于他们两个跟原作者!



幕五

就在赵云澜想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沈巍突然站住了,他抬了抬手上拎着的东西,示意赵云澜抬头去看。

“老校区这边院系不多,没有那么多老师跟……”沈巍顿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摇摇头跳过了这句话,“我们现在在十八层,这边只有朝南的办公室里有人,教室也基本只打开那几间,方便学生自习。”

赵云澜与沈巍站在拐角处,他灵敏的听觉已经捕捉到了藏在走廊最尽头的教室中的哨兵粗重的喘息声,他若有所思的望了身边的沈巍一眼,慢吞吞的从不知道哪个口袋里摸出打火机,“这里禁烟么?不介意吧?”他侧头问道,在得到沈巍一个摇头后,才微微垂眸点上,他半靠在墙壁上过了一会,不慌不忙的吐出一口烟来,看起来就是个十足的老烟枪模样。

沈巍一直安静的站在他的身旁,直到那一点白雾从赵云澜那边飘到他面前,原本似乎打定了注意对他无视到底的沈巍才飞快的抬眼看了他一眼,一直盯着人的赵云澜一瞬间从他眼中捕捉到了一点若有似无的关心,他漫不经心的笑了笑,听着对面的人轻声劝道:“烟酒伤身,赵警官年轻,还是多节制一些的好。”

赵云澜并不接话,他只是盯着说完话又撇开眼的沈巍瞧着,他的面容隐藏在白色的烟雾后面,让人看不清楚,赵云澜抖了抖手上的烟,有些细碎的烟末落在他们两个人交叠在地上的影子里,沈巍垂在赵云澜看不见的位置的那只手颤抖了一下,又立刻恢复了平静。

“干我们这行的原本就时间不定,生活习惯确实不大好。”赵云澜挥手驱了驱烟,侧头想往墙壁上靠,结果扭头便看到老旧的墙壁上,惨白惨白的细碎粉末跟些许污迹仿佛在嘲笑着他,赵云澜瞥了一眼后,连原本散漫的依靠姿势都收了回来。

这座楼无处不透露着它的年龄,并不敞亮的走廊上横亘着从角度开的十分别扭的窗户中投射进来的阳光,阳光扭曲着带着窗棂的影子长长的落在地上,与黯淡的光芒拉出了一条泾渭分明的明暗分割线。

沈巍一直站在他的身边,即不催促他也不出声,敛目低眉的模样看着招人,起码赵云澜看着心痒,忍不住又开口拨撩人家,“沈教授是教文科的?”

沈巍大概被他撩拨的适应了些许,这一次倒是回答的四平八稳,“嗯,我教大学语文,还带一些文科课程。”

“怪不得——”赵云澜拉长了语调,倒是把后面那句话咽了回去‘看上去便是一副格格不入的君子风姿。’他笑了笑,“再近一点,我们就进入那个哨兵的感知范围内了,”他伸手摸了一下身边的墙壁,摸下了一手的白末,“……沈教授啊,给你们学校提提意见呗,好端端的高等学府,都是高知分子的,不说雕栏画栋,总得绰绰有余吧。”

沈巍余光里扫到他跳着眉笑着的样子,抿嘴接到,“绰绰有余总还是有的。”

赵云澜哈的笑了一声,无视的拍了拍手,抖掉了手上的墙灰,“那就考虑考虑贝阙珠宫吧。”他一边说着一边突然向前走了一步,沈巍下意识的想要跟着他向前,然而他还未曾有动作,一个尖锐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什么人?”

原本属于男人的声音尖利的不可思议,像是被指甲刮过的黑板,又被空荡荡的走廊放大,站在原地的赵云澜吸了口气拽了拽自己的耳朵,有些嫌弃的看了走廊尽头一眼,之后他突然转头调皮的冲沈巍眨了一下左眼,对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沈巍在那道声音响起的时候便将目光落在了赵云澜身上,如今被人抓了个正着,他也是实在不好再假装自己没有注意眼前的人。

沈巍向前走了一步,与赵云澜一起站到了失控哨兵能够感知到的边缘,“我是龙城大学中文系的老师,”说来也奇怪,这位教授的声音似乎有着某种安抚人的能量,他文雅又柔和的声音缓缓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响起,让赵云澜无端想起了冰雪,“跟你在一起的人是我的学生。”他与赵云澜缓慢的向着走廊尽头的教室靠近,赵云澜跟在沈巍的后面,从嘴里取下烟拿在了手上,香烟燃起的白雾随着他们的动作向四周散去,与普通香烟不同的味道也越加明显,沈巍没有回头只是继续说道,“我带了一些东西来给你们,毕竟你们待在着的时间有些久了,我很担心。”他的声音轻柔缓和,狂躁的哨兵似乎也被安抚了下来,他再次开口的时候,语调已经恢复了不好,嗓音带着尖叫后的嘶哑,“跟着你的是什么人?”

已经走到了教室门口的沈巍顿了一下,他已经触碰到了门锁的手又放了下来,“是我的助教。”他礼貌的轻轻敲了敲门,“你可以开一下门么?我们放下东西就会离开了。”

赵云澜带着点惊奇的瞧着眼前这位沈教授,这会之余还能感慨一番声音好听长得又好看的人大概真的有什么优势,里面那个哨兵细碎的动作声他听的清清楚楚,隐蔽的精神领域甚至能捕捉到那哨兵的动作,他小心的靠近了门口,打开了门……

就在这一瞬间,站在原地的沈巍突然感觉到有人扶住了他的肩膀,他顺着身后那个人的力道向侧后方退去,他只感觉到有风从他的耳边一掠而过,再盯眼看去,青色的巨大鸾鸟已经冲了进去。

赵云澜拉开沈巍的时候感觉到了一点凉意,他瞄了身边的人一眼,并没有发现什么,他的注意力很快被屋里那个狂躁的哨兵吸引了,赵云澜清楚的看到那个意识到自己上当的哨兵怒吼一声,他身上的青筋暴起,似乎随时都能挣破他身上薄薄的皮囊,眼睛通红看不到眼白的哨兵向一开始想要回身去找被绑在椅子上的学生,然而青鸾早已将被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切吓得尖叫起来的女孩保护了起来,于是他只好回身,向着赵云澜扑了过来。

评论 ( 4 )
热度 ( 153 )

© 夜月满衣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