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上仅存的节操~CP可逆(某些逆了也不行!)不拆不拆不拆^_^
最后,抄袭一生黑~

【巍澜/向哨】第三行情书·四

向导沈巍,哨兵赵云澜。

主原著设,微剧设,以及~私设满天飞。

初见部分主要参考借鉴了原著】←重点。

长篇。

以上。

希望尽可能贴近原著~

OOC属于我帅属于他们两个跟原作者!



幕四

一直站在他们身边的杨队长这个时候才像是反应过来一般,他连忙上前一步,积极的对赵云澜介绍道,“赵处长,这位就是那个女孩的任课老师,龙城大学文学系的沈巍沈教授。”

“哦~”赵云澜拉长了尾音应了一声,顺势改变了称呼,“沈教授好啊。”

沈巍略微低下头,再次回了他一声好,赵云澜从他怀里抱过大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触碰到沈巍的手背时,眼前这位年轻的教授微微有点发抖的手,他不动声色的将那只胖猫抱了回来,饶有兴致的盯着眼前的人,“这次的事情呢,还需要麻烦一下沈教授了。”

沈巍温和的笑了一下,轻轻地说,“人命关天,我在能力范围之内帮助各位,是我应该做的。”

赵云澜哎呦了一声笑着拍了拍身旁的郭长城,“知识分子的觉悟就是高啊,去把你红姐叫来。”他望着沈巍的目光肆无忌惮,终于逼得那人抬头望了他一眼,然而两个人的目光轻轻一触,沈巍便立马转开了视线。

赵云澜的目光闪了闪,他实在觉得眼前站的这个人很不对劲,这位沈教授除了最开始的时候,其他时间好像在刻意回避他的目光。

就在赵云澜思考的时候,郭长城已经与祝红一起走了过来,女向导皱着眉手指飞快的在空中舞动着,她身边的竹叶青随着她的动作游走而来,青蛇原本恰好游走至沈巍身边,它未被人发觉的停顿了一下,绕开了站在它面前的男子。

“我还是感觉不到那个哨兵的精神力。”祝红有些烦躁的说,“赵云澜你真的确认那个哨兵还留在那里?”她停下手里的动作,竖起一根手指指着目标所在的那栋楼,“别是框我的吧?”

“框你好玩嘛?”赵云澜懒洋洋的看了她一眼,转头继续对沈巍说道,“其实也不是很麻烦,那个小姑娘恰好是沈教授的学生吧。”他点了点郭长城摊开的文件,在得到沈巍一个颔首后,语气轻快的说道,“等一下麻烦沈教授跟我一起上去了,只要靠近那扇门就足够了。”他双手交叠在胸前,轻松的模样似乎在讨论今天中午吃点什么。

“他是个普通人??”祝红惊讶的歪头看了赵云澜一眼,指着沈巍对他说道,“不是你找要上去跟那群谈判专家上去啊?他……行么?”

赵云澜耸耸肩,目光在已经走远的杨队长身上一略而过,“留在上面的哨兵已经快到极限了,”他神色平淡无视了祝红“你又开共感!”的声音,继续说道,“如果再派谈判专家上去,那个哨兵很可能彻底失控,他待在上面已经很久了,现在正是需要补充能量的时候,我刚刚发现他自己随身带了水跟食物,但是那些东西,他绝对不可能分给里面那个小姑娘,我能利用的就是一点,借导师关心学生的名义靠近那扇门。”

祝红撩了撩肩膀上的碎发,再次开口问道,“你就这么保证这位……”她停顿了一下,沈巍温和的回道,“沈巍。”祝红顺势接道,“这位沈教授上去就没问题么?”

赵云澜抿了抿嘴里的烟,他看了沈巍一眼,慢条斯理的回答她的问题,“原本是担心的,不过一见到沈教授,我就不担心了。”

女向导犹豫了一下,还是败退在了领导的坚持下,她将郭长城手里的公文包拿了回来,很快挑出了两只镇定剂,调整好剂量交给了赵云澜,所有人就看到那位看上去不怎么正经的赵处长手腕翻了个花,那细细的针管就彻底不见了。

赵云澜伸手对沈巍比了一个请的动作,年轻的教授提着手里的食盒,随着他一起向那栋被隔离的高楼走去。

“还好他们反应快,”赵云澜叼着烟轻声说道,“撤离封锁了附近,不然上下课的学生们的声音,就足够让那个哨兵发疯。”

沈巍没有回答他,两个人走上空荡荡的楼梯时,赵云澜才注意到他身边那个人的步伐轻巧到了极点,他侧头看了沈巍一眼,正想再说些什么,突然有点不太舒服的皱起眉头。

“怎么了?不舒服么?”沈巍侧身问道,他即便没有将自己的视线落在别人的身上,问话时依然显得真诚又礼貌,或许是因为他这个人的气度原因,沈巍一举一动都有着一种‘君子端方’的气质,即便是说话时眼神不怎么自然,也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

“没什么,”赵云澜揉了揉鼻子,“也许是因为在学校吧,他总能闻到……”他停顿了一下,有些无奈的摁了摁自己的眉心,“我大概真跟学校犯冲,真是一股子没法形容的倒霉味。”

沈巍配合着他的话语弯起眉眼,给了他一个温和而克制的笑容。

“哎,沈教授你还别说,”赵云澜无声息的敲了敲手边的扶手,萦绕在他鼻尖的那种仿佛枯死的树木潮湿腐朽的味道越来越浓,还有一丝若隐若现的血腥味混杂在其中,赵云澜面不改色的继续胡侃着,“我当年上蹿下跳的,连我们老师都没想到我能混上个这么正儿八经的单位。”他眯着眼笑了笑,“我上次去看他的时候,他还围着我瞧了好半天,说我从个小流氓长大了。”

“嗯?”沈巍做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模样,听着赵云澜继续说了下去,“长成了一副人模人样的大流氓样子。”

赵云澜这些年多跟三教九流打招呼,一张嘴皮子练得厉害,通常三言两语就能抓住重点,让人新生亲切,就连新来的那雏鸟似的天天瑟瑟发抖的郭长城都能被他夸的生出点自信来。

然而他面前这个沈巍,他在听赵云澜说话时的神态,让他自己都有种错觉,仿佛自己不是闲淡,而是在说着什么惊世真言,每一个字都得珍惜着,叫沈教授不舍得漏听。

可他是真的在“侧耳听”,无论赵云澜手段如何,他就是不敢抬眼看自己,脸上挂着的笑容乍一看温文尔雅,多看一会,却觉得仿佛是张画皮,僵硬的公式化的画在了上面。

这让赵云澜心里生出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十分想要逗逗他。

评论 ( 8 )
热度 ( 152 )

© 夜月满衣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