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上仅存的节操~CP可逆(某些逆了也不行!)不拆不拆不拆^_^
最后,抄袭一生黑~

【巍澜/向哨】第三行情书·三

向导沈巍,哨兵赵云澜。

主原著设,微剧设,以及~私设满天飞。

初见部分主要参考借鉴了原著】←重点。

长篇。

以上。

希望尽可能贴近原著~

OOC属于我帅属于他们两个跟原作者!



幕三

在看到赵云澜的动作后,那位杨队长连忙走了过来,“赵处您这边有什么想法啊?”

“那个被绑的小姑娘,”赵云澜眯着眼睛盯着失控哨兵所在的那栋楼的那个房间,他抬了抬下巴示意了一下那里,“她的导师是谁?”

杨队长愣了一下,有些茫然的摸了摸头,“啊?导师……?”

“嗯?”赵云澜奇怪的瞥了他一眼,“被绑的小姑娘不是这个学校中文系大一的学生么?她的导师呢?”

“哦哦您说她的老师啊。”杨队长恍然,连忙回头冲一个小警员招呼道,“快快,去把沈教授请过来。”他看着那个小警员跑远,回头对赵云澜点点头,“一会就到。”

“好吧。”赵云澜不着边际的叹了口气,“那准备一下吧,”他看了一眼没有反应的杨队长,头疼的用烟盒敲了敲太阳穴,“一会麻烦那位老师跟我一起上去,就说是因为担心学生。”他将手里的烟盒向上抛了一下又接住,“放心吧,只要能靠近那扇门,我保证两个人都给你完整的带下来。”他一边说话,一边将烟盒再次抛起来,空出的那只手拍了拍杨队长的肩膀,收回摊开时刚好再次接住了落下的烟盒。

“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了一点?”杨队长紧张的搓着手,他的目光似乎完全被赵云澜手里的烟盒吸引了,跟着它移动,直到赵云澜拍了他的肩膀才反应过来。

赵云澜原本想说的话,被从不远处匆匆赶来的小警员打断了,他侧头看过去,第一眼就看到了正跟在那人身后走过来的人身上。

那是个身材修长的男人,在夏天里也穿着整齐妥帖的白衬衫与西服裤,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细框眼睛,手里拿着一份教案,即便是随着人匆匆得向着这边走来,也有种悠然而斯文的味道,更不用提那个人举手投足之间都干净的透出一股子浓郁的书卷气,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站在赵云澜身边的杨队长连忙向前走了两步,赵云澜眯着眼睛,不着边际的轻轻踹了身边的郭长城一脚,那老实孩子愣愣的回头看他,见自家领导对那边指了指,一脸迷糊的赶紧向那边走过去,结果他只注意着自家领导没有看到前面的人,直接撞在了小警员身上。

那个被他撞到的小警员晃了一下站稳了,郭长城被撞得后退了一步,后脚绊在原本跟在他身边的大庆身上,赵云澜就看到那小孩一边道歉一边摔在地上,大概摔得有些痛,他道歉的尾音猛地拔了一个调子,夹杂着大庆不满的叫声,让他实在没忍住轻轻的笑了一声。

“这小孩挺好玩的啊。”赵云澜比了比郭长城,对身边的祝红说道,祝红正专注的操纵着自己的精神力,只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他耸耸肩慢吞吞的向着那边的几个人走去。

那位跟着警员来的男子正低头扶着郭长城,隔着老远赵云澜还能听到他用温润柔和的嗓音仔细问着郭长城有没有受伤。

“你没事吧,脚崴了么?”赵云澜听着那个人的话语,无声息的吹了一声口哨,他加快了脚步,仗着自己腿长,几步赶到了人面前。“你好,”他弯起嘴角,带着自己最擅长的表情一秒进入了交际模式,甚至可能还稍微有点孔雀开屏似的向着那人伸出手,他笑起来时嘴角有两个浅浅的酒窝,眼角弯弯的模样露出一点恰到好处的坏来,“我姓赵,”他侧头示意了一下身后的警车,“部门里的,先生贵姓?”

赵云澜在那一瞬间从对面的人脸上察觉到了一点飞速掠过的惊讶,然而那点震惊仿佛落入湖水中的雪花,消失的太快,让他以为只是自己的错觉。随后那个人垂下眼眸,他伸手回握住赵云澜的手,斯文有礼的回答道,“免贵姓沈,沈巍。我在龙城大学任教。”

赵云澜握着手心里的那只手,沈巍的手冷冰冰的,他握住时被冻的打了个寒颤,刚才在太阳地下站了一会带来的热气一瞬间被驱散的丝毫不剩,寒意沿着他的脊背直掠而过,让赵云澜愣了一下,抬头看了对方一眼,而他的这一眼恰好撞进沈巍望过来的目光。

那不是看陌生人的目光,赵云澜有些摸不准该如何形容,但他算得上身为一个刑侦,基本功的认人能力还是有的,赵云澜十分确定,他根本没有见过沈巍,从……开始的记忆里就没有。

他看着对面的人低下头去,这才注意到两个人的手还握在一起,他跟沈巍同时松开手,赵云澜张嘴正要说什么,他家那只胖黑猫突然踩着小步,试图表现出十分的优雅径直走到了沈巍的脚下,它低头闻了闻,贴着沈巍的脚边转了好几圈,末了撒娇样的,软绵绵的叫了两声。

赵云澜就看着他家那只猫大爷像是只真正的宠物猫一样伸出爪子抱住沈巍的腿,做出一副求虎摸求抱抱的模样,而被它缠着的沈巍则低头把黑猫抱了起来,他先顺着大庆的意思摸了摸它的头,才有点不舍的将它向着赵云澜递过来,“它很有灵性,有名字么?”

“有啊,”赵云澜一直盯着眼前的人,他从怀里摸出烟盒抖出一根烟叼在嘴里,顺口说道,“叫大庆,小名胖子,外号死胖子。”

沈巍怀里原本乖巧的黑猫就像是被人徒然从梦中惊醒一样的炸起了毛,它叫了一声对着赵云澜亮出爪子,抱着它的沈巍连忙伸出一只手准确的握住了大庆抬起的前爪,他将黑猫的两只前爪拢在一起,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在它下巴上挠了挠,大庆立刻重新软了下来,呼噜着任他抚摸。

“我刚刚听那边那位警察先生说你们找我有事?”沈巍问道。

一直站在两个人身边的郭长城见领导的目光移了过来,连忙打开了手里的文件夹,“沈老师……您您好,请问您认识这个人么?”他的文件夹里有两张照片,其中一个女孩就是被带走的人质,而另一个青年则是与女孩一起,目前处在失控边缘的那个哨兵。

评论 ( 4 )
热度 ( 189 )

© 夜月满衣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