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上仅存的节操~CP可逆(某些逆了也不行!)不拆不拆不拆^_^
最后,抄袭一生黑~

【巍澜/向哨】第三行情书·二

向导沈巍,哨兵赵云澜。

主原著设,微剧设,以及~私设满天飞。

总觉得我会破10W字……

【初见部分会参考借鉴原著】←重点。

长篇。

以上。

希望尽可能贴近原著~

OOC属于我帅属于他们两个跟原作者!


幕二

“杨老哥这里似乎有点状况啊。”哨兵们敏锐的五感十分总是能帮助他们提前发现一些讯息,所以当赵云澜带着人走过来时,那些正在争执着的警员提前停下了话头,不过即便是这样也不妨碍赵云澜早已将他们的意思听了个七八。

他惦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在手里的车钥匙,一边对杨队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那位队长脸色有些不太好,他既惊异于赵云澜的感知范围又焦躁于突变的情况,在特调处的人靠近后,忍不住搓了搓手,向着赵云澜走了几步。

“赵处,真是不好意思啊。”杨队长这一次开口时,已经没了之前的不满与不耐,他拉住赵云澜的手,低声说道,“这个事情呢是这样的……”

虽然汪徵已经在路上解释过了情况,赵云澜还是十分耐心的听着这位队长的说明。

 

在距今大概七百年前,曾经有一场十分可怕的病毒在人类之中爆发,那种被后世称为‘恶鬼’ 的病毒曾经横扫了整个世界,造成了一场空前绝后的灾难,这种病毒虽然潜伏期很长,爆发时却能让人从身体内部开始腐烂,因为这种连带血液一起被腐蚀的病毒死亡的人仿佛被恶鬼完全掏空了身体,毫无治愈的可能。

在这场病毒几乎使得整个人类灭绝的时候,一直战斗在最前线的,与之对抗的科学家们终于找到了抑制它的方法,虽然依然无法将之治愈,但疫苗的面世毫无疑问的给了当时的人们莫大的鼓舞。

对于每日都有实验员死亡的实验室而言,那也是沉痛的几年之中最欢乐的时光,然而很可惜的是,在疫苗问世拯救了绝大部分人的时候,实验室中的众多实验员却同时进入了病毒爆发期,那座实验室几乎无人幸免,之后为了保护绝大多数人的安全,实验室中的科学家们启动了自毁装置,整座实验室在晨光中化为灰烬,那片被称为‘轮回之封’的空地在之后一直被官方保护着。

而被注射了疫苗的人类则在之后发生了奇妙的变化,有一些人的五感被充分的调动了起来,而有些人的精神力被放大,当然了,还有一些人并没有变化。

很快,这些发生了变异的人类被重新分类,他们之中战斗力强悍,五感极限的那一类被称为哨兵,而另一类能够安抚因为五感放大而焦躁的哨兵,精神力极强的则被称为向导。这些变异人类的数量虽然不多,但他们在修复人类世界时所拥有的不可或缺的能力,使得他们很快被大多数的普通人所接受,成为了这个世界重要的一部分。

 

在七百多年后的如今,龙城作为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从大灾难之中延续下来的古老城市之一,毫无疑问有着得天独厚的地位。

在这座沉淀着浓厚历史气息却又推行着最先进的现代化建设的古老城市,文化、政治、历史、现代、时尚错综纠缠在一起,形成了它独特的韵味,牢牢地吸引着全世界人的目光。

龙城大学作为一座历史悠久的综合性学府,一直是世界学子向往的圣地,这里浓厚的学术氛围浓厚与年轻的学子们的青春完美融合在一起,使这所超级学府文雅又热情,无时无刻不在彰显着自己的吸引力。

不过最近这段时间,龙城大学的吸引力似乎拐了一个道,正在向着一个奇怪的方向划去。

 

“也真是奇了怪了,”随后赶来的特调处女向导祝红将手里提着的皮包递给郭长城,示意他接住,她的精神力缓慢而小心的向着目标所在的房间渗透着,很快触碰到了失控哨兵所在的房间,“最近一起两起的案子怎么都跟龙城大学有那么点联系呢?”她眯着眼睛,细细的高跟鞋随着她晃动的脚后跟碾在地面上,“最早的那起死亡案还没搞清楚,这就来了失控案,”她红色眼眸在身后的那群警员身上一溜而过,‘嘁’了一声,“不就是带了红色美瞳么,看这帮人紧张的,我要是能失控还等到现在啊。”

“行了行了,里面什么情况。”赵云澜将祝红给他顺路带来的烟盒打开,叼了只没点火的烟在嘴里,他用唇齿压着烟柄转了一圈,抬头看了一眼祝红,向导皱着眉,再次仔细的感觉了一下自己触碰到的屏障,“我……只感觉到了一个普通人的精神力。”她身边的竹叶青缓慢的吐了吐芯子,舒展开了身子,“精神力波动十分平缓温和,是个普通人的。”

“你感觉不到那个失控的哨兵的精神力?”赵云澜挑了挑眉,从路牙石上站了起来,他将嘴里的烟丢进烟盒里,侧了侧头,一只青色的巨鸟悄无声息的从天空中落下,如果不是赵云澜抬头去看,其他人甚至没有人发现那只羽翼华美看上去优雅又无害的巨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但我确实发现了那个哨兵。”

“你又使用共感?”祝红瞪着他,“你不愿意接受我的疏导就算了你还这么频繁的使用共感?你不想活啦?”

“好了好了,”赵云澜做了一个投降的动作,“那个被劫持的女孩儿在屋子的正中间,劫持她的哨兵很小心,他在害怕狙击手。”他不着边际的向后退了一步,离得刚才激动的向前走了两步的祝红远了一点,“不过这是个好事,”赵云澜愉快的拍了一下手,“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足够安全。”他眨眨眼,对一脸紧张的郭长城笑了一下。

“那是对你来说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大庆又在其他人都没有发觉的时候返回来,黑猫蹲坐在赵云澜的身边,语气里还带着一点不开心,“那边的谈判专家轮流上去几次了,可惜那个哨兵除了一开始冷静了一会,之后就显得越来越神经质,还暴躁。”他哼哼着,“他的精神世界混乱的我老远就闻到了一股难闻的味道,真是受不了了。”

“那个小姑娘呢?”赵云澜低着头看他,沉下声问道。

“小姑娘没事。”大庆抖抖耳朵,“我看她虽然很害怕,不过倒是一直很小心的保持安静,没有刺激那个失控的哨兵,不过那个哨兵一直念叨什么,离的太远了我听不到,他的五感似乎特别敏锐,我刚刚跳上去二楼他就发现我了,我害怕刺激他,没敢再上去。”

“行吧,做的不错。”赵云澜手里的烟盒转了一个圈,他想了一下扭头冲着正在后面的警员招了招手。


评论 ( 6 )
热度 ( 189 )

© 夜月满衣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