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上仅存的节操~CP可逆(某些逆了也不行!)不拆不拆不拆^_^
最后,抄袭一生黑~

【路米】断章·重逢

接久远的乱七八糟的脑洞~

修了一下√~

上班摸鱼容易出BUG跟病句~


断章·重逢

旅人抵达这座位于阿尔达山脚下的小城时,天幕已经被浓重的黑色侵染了,黑色的云朵将星月完全遮掩在它们之后,一丝光辉都未曾露出,那些仿佛吸饱了墨汁的云低沉沉地压在头顶,似乎一错眼便会从天上落下来。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在小镇已经上锁的大门上礼貌的敲击了几下,守门人低压的声音透过门板含糊不清的透了出来,他安静的等着对方抱怨着不满,一边将小窗打开。

守门人最终半句不满的抱怨在看到旅人的一瞬间收了回来,站在门外的年轻旅人披着黑色的斗篷,纯黑色的斗篷仿佛与黑暗融为一体,使得那个人就像是从黑暗中走出来的一般,他黑色的眼睛与斗篷下露出的几缕黑色发丝,在守门人手中昏暗的灯光下,将旅人原本就十分苍白的皮肤映照出一种病态的色彩。

旅人神色平静,在看到守门人时还礼貌的颔首向他问了个好,然而这位旅人宛若暗夜中走出的帝王一般的气场还是让守门人畏惧的低下了头,他动作迅速的将门栓打开,将旅人请了进来,当他走近时,守门人才发现旅人的黑色斗篷上有着银色的丝线绣成的花纹,那些花纹华丽而繁杂,随着他的走动,在城镇的灯火下反射出漂亮的光芒。

守门人低声提醒着旅人暴风雨的来临,并示意他可以前往小镇的旅馆,然而旅人夜色一般的眼眸望了小路尽头一幢散发着温暖的明黄色灯火的房屋一会后,径自向着那边走去,守门人摇了摇头,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小屋里。

 

时间向前退回一小会。

在那栋并不太高的小楼中,同样有一位来自异地的旅人。

与阴沉昏暗的屋外不同,壁炉中熊熊燃烧着的火焰将整个客厅烘的暖洋洋的,柔软舒适的高背椅中正坐着一个人,他陷在椅子松软的垫子中,微微眯着眼睛,给围坐在他周围的三个孩子讲着故事。

那是一个一眼望过去就能让人眼前一亮的青年人,他拥有着被上帝精心雕琢的完美容貌,一头阳光似的金色长发披散在肩头,华美的面容被微微卷曲的雍容华贵的金色波浪簇拥着,他垂下眼眸的时候,仿佛怜悯圣洁的天使,温柔而宁静,而当青年抬起眼眸时,你又会发现眼前美好精致的天使必定也是一位披荆斩棘的炽天使,他美丽的碧蓝色的眼眸明亮而锋利,被他注视着的一切邪恶都将无处躲藏。

“所以坏人有受到惩罚么?”坐在左侧的小女孩抱着自己的玩偶,她将脸半藏在自己的大娃娃后面,似乎被青年的故事吓到了,小声的问道。

“当然会了。”坐在她对面的男孩子看上去更大一些,他大声的回答着女孩的问题,仰着头挺起胸膛,这样似乎就能显示自己更有道理。

“我们听米迦勒先生讲完吧。”盘坐在柔软地毯上的年级最大的女孩安抚的摸了摸妹妹的头,又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对坐在高背椅子里的青年笑了一下。

被称为米迦勒的青年侧头回给她一个温和的笑容,他合上了摊开在膝盖上的书本,继续讲述着他的故事,他的语音柔软而清亮,那些有趣的故事被他徐徐道来,将三个人的注意力重新吸引了过来。

墙壁上的钟表敲响了九下,屋外突然刮起了大风,米迦勒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被风吹的有些颤抖的窗户,低头拍了拍手,“你们该睡觉了。”

“可是爸爸妈妈还没有回来。”最小的女孩细声细气的说道,米迦勒蹲在她的身边,与她的姐姐一起安抚她,他还没来得及说话,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他们回来了!”男孩欢呼着像门口跑去,米迦勒阻止的话还未出口,就看到被男孩打开的大门口正站着一个分外熟悉的人。

他有一瞬间的恍惚,然而女孩的叫声将他飞走四散的思绪拉了回来,门口的黑衣旅人低头对年级最大的女孩笑了一下,他摘下兜帽,礼貌的问道,“冒昧打扰。”他对紧张的男孩眨眨眼,“不过我想我现在应该没办法前往旅店了,”他苦恼的看了一眼开始泼洒下雨水的天幕,“能否借宿一晚呢?”

女孩一开始被突然开门的男孩与门外的陌生人吓了一跳,但当她缓过神来时,才发现站在门外的青年同样有着十分好看的样貌,与米迦勒绚丽夺目但温和柔软的外貌不同,门外的青年瞧上去疏离又冷傲,他俊美的外貌所带来的压迫感十足,这似乎是个惯常身居高位发号施令的人物,不过当青年收敛了周身的高傲之后,他好看的俊美面貌就在一瞬间吸引住了他人的视线,礼貌又文雅的青年看上去像个彬彬有礼的绅士,这让女孩不好意思的捏着自己的手指,拿不定注意的将求助的目光移到米迦勒身上。

米迦勒正要回答女孩的时候,一阵嘈杂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女人的哭泣声与混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而来,米迦勒与新来的旅人同时皱起眉来,浓重的血腥味,还有另外一种虽然很淡,但依然明显的腥味透过雨水与泥土混杂的气息,清晰的传到了他们的鼻端。

“是妈妈!”小女孩对声音十分敏感,她惊叫了一声向外跑去,旅人在她跑出去之前拉住了她,并十分体贴的扬起斗篷帮她挡住了屋檐外的雨水。

人群很快跑了过来,跑在最前面的男人一边喊着让一让,一边使劲推了旅人一把,米迦勒忍不住向前走了一步,旅人已经轻巧的带着女孩子顺势进了屋子并让到了一边,他将目光转到匆匆而来的人群身上,才发现他们正抬着一个人,那个人发出微弱的痛苦的呻吟声被杂乱的声音所掩盖,等他们靠近时才能发现他们身上滴落的雨水中混杂着黑红色的血液。

女主人啜泣着,却还是十分迅速的将客厅中的沙发整理好,帮忙的男人们将受伤的男主人放在宽大的沙发上,小镇中的医生已经被喊了过来,正徒劳的帮助被猛兽咬伤的男主人。

米迦勒在一开始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将两个孩子搂紧怀里,他们虽然没有看到发生了什么,但也被母亲的哭声吓傻了,两个孩子低声抽泣着同时小声的叫着妹妹的名字。

旅人同样将小女孩抱在怀里,他捂着女孩子的双眼,很快将她抱了过来,年级大的姐姐颤声道了谢,抱紧妹妹低声安抚着,她拉了一下米迦勒的手后,十分懂事的赶着两个弟弟妹妹向楼上走去。

女主人之前在看到儿女们之后便松了口气,她并没有太在意另外一位突然出现的陌生人,只是对两个人感激的笑了笑,现在正焦急的与医生低声交谈着。

帮忙将男主人送来的镇民也在低声交谈,从他们的话语中,米迦勒听出男主人是与女主人在回家的路上被不知名的野兽袭击的。

“是狼人。”旅人的声音很低,与医生的声音一起响起,只有站在他身边的米迦勒听了出来,米迦勒抿了抿嘴,看着绝望的女主人正要上前,他的手就被身边的人拉住了,他身边的人很快松开了手,向前走了几步,他将身上的斗篷摘下来随手丢在一旁,向着医生与女主人解释道,“打扰了,我是一个旅行的游医。”他露出一个优雅的笑容,“也许能够帮助诸位。”

米迦勒的目光在旅人身上衣料名贵的华丽衣饰上游弋了一下,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白衬衫,忍不住开始为眼前这个人的拙劣借口而头疼。

然而陷入困境中的女主人并没有注意到这样的破绽,她身边的其他人或许注意到了,不过已经接受了最坏结局的他们并没有拒绝这位看起来无害的青年的援手。

男主人的伤势很快得到了控制,米迦勒扫了一眼神色轻松下来的众人,扭头沿着楼梯向二楼走去,旅人在施救时也分神留意着他的动作,见他上楼去了,便漫不经心的与感激着他的女主人聊了起来。

楼梯的拐角处三个孩子正聚在一起悄悄掉眼泪,他们见米迦勒走上来连忙围了过去,他蹲下身去,安抚的挨个摸了摸三个孩子的头,表示他们的父亲已经得救了。

小女孩与小男孩发出欢呼声,米迦勒竖起食指抵在自己唇间,示意他们小声一点,小女孩连忙点头,她抱起自己一直拖在地板上的娃娃,突然倾身在米迦勒脸颊上亲了一下,开心的笑起来,“您一定是天父派下来帮助我们的天使。”

米迦勒想到了楼下那位正在救人的人,神色里露出一点微妙,他解释的摆摆手,“并不是我……”

“您给我们带来了好运。”小女孩笑嘻嘻的说着,拉着自己的姐姐与哥哥绕过他向后跑去,米迦勒回过头去,发现女主人已经走了上来,跟着她一起走上来的旅人双手环抱在胸口,对他露出一位似笑非笑的笑容。

女主人将三个孩子送回房间返回来时,米迦勒已经在帮忙整理脏乱的客厅了,男主人因为伤势的原因暂时无法移动,女主人将她带下来的被褥盖在他的身上,她对自称为路西的旅人表现的有些畏惧,不过在面对米迦勒时又十分热情。

敏锐的女主人很快发觉了自己家借宿的两位客人的态度有些奇妙,毕竟在旅人说出名字的时候,她有些不确定的,觉得自己听到了米迦勒一声轻微的叹息。

 

米迦勒盘坐在他的房间中柔软的床褥上,与自己湿漉漉的长长金发做着斗争,他刚刚帮助女主人打扫好了客厅,原本路西一直坐在一旁,不过当米迦勒第三次路过他的身边时,路西还是站了起来,彬彬有礼的向女主人表达了自己十分愿意帮助她的想法。

三个人的动作很快,在收拾好了最麻烦的那部分后,女主人便十分热情的将两位借宿者赶回房间,她叮嘱两人洗个热水澡后,踩着轻快的步伐去楼下的厨房里,准备熬煮一份香喷喷的汤羹送给大家做夜宵。

米迦勒正整理头发时,他的房门被轻轻敲了两声,不过还不等他回应,门外的人便将门打了开来。

路西也刚刚洗过澡,他换掉了那身合身的复杂精致的衣饰,像米迦勒一样穿着一件白衬衫与长裤,不过他的衬衫系的板板整整的,系到最顶上的扣子与掩住了脖颈的高领让他瞧上去很有些禁欲的味道。

路西的目光在米迦勒随意系着的衬衫上一掠而过,敞开的领口露出他白皙好看的脖颈与锁骨,让人很难相信这个精致纤细的高挑美人儿拥有着无与伦比的武力值。

他望着对方注视着他的晴空一般的眼眸,看着那双眼睛里清晰的倒影出的自己的身影,一直隐藏在喉间的那声叹息终于流泻了出来,“好久不见,米迦勒。”

米迦勒跪坐在床上看着坐在一旁的路西法,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任由那点沉默的暧昧气氛在空气里发酵,路西法出神的望着自己摊开的手掌,过了一会,他率先打破了那份安静。

他伸手拉住米迦勒的手,自然的与他十指相扣,米迦勒没有拒绝他的动作但也没有过多的回应,路西法抬头望着他,他们相隔了三百年的时光,这段时间对于他们而言似乎并不久远,然而横在两人之间又何止只是区区三百年的时间。

路西法其实并没有想到他会在这里遇到米迦勒,地狱中那些不安分的魔物们最近动作频频,别西卜发现他们似乎在人间有着不小的动作,路西法原本打算派阿巴顿来解决他们,但当他准备这么做的时候,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大半力量都在震慑地狱一直不安分的黑暗的魔王就这么一声不响的,连个人也没有带的溜了出来。

因为遇上暴风雨而心情并不怎么美妙的魔王陛下在见到米迦勒的一瞬间,便将自己之前的不满全部抛到脑后,他有许多话语想要告诉眼前的人,然而沉默许久之后,他最终说出口的,也只是一句低哑的“我爱你”。

米迦勒跪坐在床上,他之前也在望着路西法发呆,那些美妙的过往与三百年前这个人毫不犹豫的离开纠缠在一起,让他心里那团三百年前就未曾熄灭的火焰燃烧着,越燃越烈。

然而这个人仿佛从来都知道应该怎么对付他,米迦勒听到路西法的那句话时,那些燃烧着的火焰似乎被抽去了养料,它们被安抚了,虽然依然在燃烧,却不再继续壮大。

米迦勒笑了一下,他原本就好看,笑起来的时候,仿佛整个天穹的光辉都落在他的身上,他抽出被路西法拉着的手,点了点头回应道,“我也是。”他看着路西法,在魔王望过来的时候接了一句,“但我并没有原谅你。”

路西法也露出一个笑脸,他眼睛里的冷傲与不自觉流露出的轻蔑都消散开来,留下的温柔足以溺死被他专注凝望的那个人。

路西法了解天国副君,光之君主果断而英勇,他对带领着三分之一天使堕落的晨星的愤怒,那是对毫不犹豫的抛弃一切,未曾尝试争取的他们的失望,也是对他不告而别的难过,然而这些都无法掩盖的事实是,即便时间过去了三百年,分隔两地的两个人仍然深爱着对方。米迦勒从来看的清楚自己的内心,正是因为如此,眼前华美耀眼的天使长才会明确而肯定的给予他回应。

不可否认的是,即便路西法清楚他们之间还有着不少原则与立场上的对立,在得到对方温暖柔软的回应时,这句话给予了他足够的可以继续向前走下去的力量,他吐出了喉咙中压着的最后一声叹息,抽出了自己的手,捧起跪坐在床上的金发天使长的脸颊,与他交换了一个绵长而温柔的吻。

 

敲门的声音惊醒了两个人,路西法站了起来前去开门,而米迦勒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女主人已经煮好了汤羹,浓郁的香气正弥漫在走廊上,路西法心情非常美妙与她一起向下走去,离开时还不忘体贴的关上了门,女主人走了两步才反应过来刚刚那间房间明明是米迦勒的,她犹豫了一下,正要转身再去叫米迦勒,金发碧眼的青年已经开门走了出来。

女主人疑惑的目光在两个面不改色的人身上打了一个转,不过醒过来的男主人的声音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很快将那点疑惑抛掉,在请米迦勒帮忙照顾一下她的子女后,先一步下楼去照顾男主人了。

米迦勒歪头看了一眼路西法,脚步轻快的走到了三姐妹的房间,晚上经历的事情有些多,他们虽然略微困倦,但一个都没有睡着,米迦勒柔和的哄了几句,便一起跟他走出房间来,走廊上的浓汤香味唤醒了他们的胃部,咕噜噜的声音分别从姐弟三人肚子里冒出来,米迦勒抿嘴笑了笑,抱着最小的女孩向楼下走去。

路西法跟在他的身后,他的注意力一直在金发天使的天使身上,小男孩这个时候凑了过来,自以为小声的,煞有其事的问道,“你是不是也觉得米迦勒哥哥很好看?”

路西法看了他一眼,微微挑起眉头应道:“没错。”

“好吧。”小男孩郑重的点点头,“那我同意你跟米迦勒哥哥交朋友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想要伸手拍拍路西法,但他的够不到路西法的肩膀,只能举手在他手臂上拍了一下,“不过叔叔你如果欺负米迦勒哥哥的话,我是绝对不允许的哦!”

“咳”走在前面的米迦勒咳嗽了一声,回头看了一眼表情有些诧异的路西法后抿着嘴走开了,而魔王陛下看着蹦蹦跳跳随他下楼的小男孩,又将目光落在米迦勒的背影上,他摇了摇头露出一点笑意,也向着楼下走去。

 

私设:

天使在人间不能使出全力,要用的话需要很久的祈祷(就是跟神再备个案……)

路总因为在地狱留了很大一部分力量压制蠢蠢欲动的黑暗力量再加为了隐藏身份也不能用全力,但是他可以抽取出病人伤口处的黑暗力量,病人伤口不好是因为黑暗力量的腐蚀,抽掉就有救了。

堕天的时候没有战争,路总带着三分之一的天使毫不犹豫的堕天了,溜得贼快米米阻止都没来得及,所以双方没有兵刃相见,再见也比较平和。

以上。后续什么都是浮云。

最后_(:з)∠)_1千字段子爆炸到5千字我也很绝望了……

                                           


                                           

算是个前文:旧日  记梗

评论 ( 6 )
热度 ( 14 )

© 夜月满衣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