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上仅存的节操~CP可逆(某些逆了也不行!)不拆不拆不拆^_^
最后,抄袭一生黑~

【巍澜/向哨】第三行情书·二十二

向导沈巍,哨兵赵云澜。

主原著设,微剧设,以及~私设满天飞。

初见部分主要参考借鉴了原著】←重点。

故事不同,很多配角人物会更换原创人物。

长篇。

以上。

希望尽可能贴近原著~

OOC属于我帅属于他们两个跟原作者!



幕二十二

越野车甩了个漂亮的弧线稳稳的停在了医院前的停车位上,赵云澜刚刚解开安全带,便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皱着眉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目光在触及屏幕上的沈老师三个字后迅速软和了下来了,赵云澜挂着笑容接起了电话,嘴角边的酒窝若隐若现,看上去都能让人的心情好了几分。

“沈老师,好久不见。”赵云澜故意压低了声音,那边的人说话果然顿了一下,他都能想象得到沈巍红着脸将手机拿远的模样,于是不正经的赵处长便笑了起来。

“赵处长刚刚才离开医院,是有什么事情么?”沈巍的声音从听筒里传过来,微微有些失真,然而赵云澜依然从中听出了些微不满,大概是沈巍属于教育工作者的身份使然,他语气但凡有一点严厉,赵云澜都能想象得到他端着脸一本正经教育人的模样,这样的文化人原本应该是让习惯于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满嘴跑火车的赵云澜最能认怂的人物,落在沈巍身上,却只让赵云澜满心满眼的都仅剩下想要逗他的欲望,“沈老师跟我还真是心有灵犀,我这才刚停下车,你这电话就打过来了呀。”他言语里满是笑意,听筒那边的沈巍再次顿了一下才低声解释道,“我出来打热水,刚好看到你的车。”赵云澜在那边自顾自的笑了声,沈巍给他打电话的举动似乎取悦了他,沈巍站在窗口,看着神采飞扬的赵云澜抬头对他招了招手,终于没能压住心底那些蠢蠢欲动,他弯了弯嘴角,背着光影的人悄无声息的露出一个微笑。

赵云澜就保持着这样接着电话的姿势一路走进了大门,即便听筒里的沈巍没有再说话他也毫不在意,等赵云澜的身影消失在沈巍的视线里,他转身举着向着杨芳芳的病房走去,赵云澜的呼吸声通告电话听筒传到他的耳中,这种亲昵让他只觉得心里翻滚着的那些念想如此的触手可及,极大的满足了那些叫嚣着的妄念,不过当沈巍靠近病房时,他便收回了自己的思绪,静悄悄的病房昭示着某种不对劲,沈巍猛地将门推开,发现原本应该呆在里面的女孩儿已经不见了踪影。

“赵处长。”沈巍的声音猛地沉了下来,另一边的赵云澜异常默契的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他原本轻松的姿态在一瞬间收紧,快步向着沈巍的方向跑来,“出什么事情了?”

“我的学生不见了。”沈巍面色平静的环视了一圈病房后,将目光放在床头半杯喝过的水上,他探手试了一下杯壁,感受到水杯中还温着的水,回过头去与恰恰跑到门口的赵云澜四目相对,沈巍的声音从电话听筒与现实中同时响了起来,“水还是温的,没有挣扎的痕迹,应该是她自己离开的。”

 

车子里的音响声音开的很大,播放的却并不是些常见的车载音乐,经文从音响中流泻而出,而开着车子的哨兵正随着经文的声音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他身边的副驾驶座位上有一株根部消散在空气中的巨大白莲,莲花的花瓣紧紧的闭合着,低垂着花苞随着调子缓慢摇晃着。

一阵乐声激昂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白莲一瞬间摊开了自己宽大的叶片,花瓣层叠张开,摆出了一副惊恐的模样后消失在了座位上,“谁啊谁啊。”开车的人心不在焉的瞄了一眼手机,在看到屏幕上的‘领导’两个字后,一脚刹车将车子停在了路边。

“领导你找我呀。”这人将手机拿了起来,十分迅速的接通了电话。

“林静同志,你到哪了?”赵云澜低头看了一眼车台上的追踪器,一边问着对面的那个人,他身边并未开车的沈巍坐的端端正正的,目不斜视的望着眼前的道路。

“阿弥陀佛,勿嗔勿怒啊领导。”林静听出赵云澜语气里带着火气,连连摇头,电话那头的赵云澜被自己活宝似的下属搞的头大,他飞快的瞄了自己身旁的沈巍一眼,想要怼人的话到了嘴边又收了回去,没好气的说道,“目标跑了,开追踪器跟我一起过去。”

“哇,”林静一边麻利的打开了追踪器,一边对赵云澜居然什么都没说表达了一番惊奇,“领导你今天居然没怼我,这很不科学,说说吧你身边是不是有哪位美人儿所以要保持形象?”

“得了吧,假和尚你就够不科学了。”赵云澜随口应了一声,盯着追踪器上代表杨芳芳的那一点,他手下那辆越野车开的虽然稳但却飞快,拜哨兵灵敏的五感所赐,他们在马路上腾挪移动着,赵云澜居然还分了心与林静调侃上几句。

“领导你身边真有个美人啊,”林静听着赵云澜堪称‘温柔’的调侃,完全安耐不住自己那颗蠢蠢欲动的八卦的内心,他发动了车子向着追踪器上的目标追去,一边继续问着,“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没爱过。”赵云澜一口干净利落的回绝,动作迅速的挂断了电话,完全无视了林静最后那句,“好歹告诉我是男是女。”他将手机丢回车座旁,侧头时才发现沈巍正歪头看他。

估计是刚才那句‘没爱过’让身边的人感到诧异,赵云澜假咳了一声,摆摆手,“开个玩笑。”沈巍垂下眼应了一声,望着车载显示屏上的追踪器若有所思。

“赵处长一开始就发现杨芳芳有问题了么?”他轻轻抬了抬下巴,示意了一下屏幕中那个红点,赵云澜瞥了一眼耸耸肩,“以防万一的小玩意而已,毕竟那个小姑娘被人盯上了,谁知道会不会再出什么事情。”他手中的方向盘突然大打了一下方向,沈巍及时伸手撑住了自己的身形,他身边完全不受影响的赵云澜遗憾的耸耸肩,“沈老师喊我云澜就好了。”他颇为得寸进尺的对着身边的人提议着,沈巍看起来十分为难,他被赵云澜盯着,进退维谷的示意他好好看路,然而开车的哨兵并不太配合,似乎非要在称呼上跟他倔强一番,沈巍被逼到无法,只得红着脸喃喃了一句“赵……云澜。”

赵云澜这才心满意足的又转了五分心思在开车上,而这时,他们的目的地也恰在眼前了,越野车转了个弯,跟从另一个方向来的林静碰上了头,两辆车同时停了下来,赵云澜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说道,“你在车上等我们吧,沈巍。”

他身边的人飞快的看了他一眼,垂下的眼帘微微颤动着,长长的眼睫像是抖动翅膀的蝴蝶,看的人心痒痒的,“杨芳芳也是我的学生,……云澜。”

于是被美色暴击了的赵处抬了抬手表示自己投降,摸着鼻子任沈巍随他一起下车。

目睹了一切的林静从另一辆车上走了下来,一边摇头一边说着,“色即是空,勿逞色欲啊领导。”

赵云澜瞪了他一眼,“行了假和尚,办正事。”林静收到了他的信号,等沈巍毫无防备的路过时,突然出手将人打晕,赵云澜赶在林静接住人之前把人抱了起来送回车里,细心将人安排好后又将他那辆改装的越野车的防护设备全部打开,这才拍了拍手,看向哀叹着自己就是那万年恶人的林静。

评论 ( 3 )
热度 ( 42 )

© 夜月满衣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