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上仅存的节操~CP可逆(某些逆了也不行!)不拆不拆不拆^_^
最后,抄袭一生黑~

【巍澜/向哨】第三行情书·二十

向导沈巍,哨兵赵云澜。

主原著设,微剧设,以及~私设满天飞。

初见部分主要参考借鉴了原著】←重点。

故事不同,很多配角人物会更换原创人物。

长篇。

以上。

希望尽可能贴近原著~

OOC属于我帅属于他们两个跟原作者!



幕二十

依然是一身黑袍的斩魂使在通讯接通后,向着站在通讯器这边的赵云澜拱了拱手,客客气气的说了声‘叨扰。’

赵云澜对他点头了点头,回了一句‘有劳。’这才用手指了指身边的椅子,那位全身都笼在黑袍中的人便颔首,随着赵云澜坐下的动作,也在他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不同于赵云澜散漫的坐姿,白塔的向导即便是坐下也将脊背挺的笔直,端正优雅的模样仿佛他若是不披着一身黑袍对着个通讯器,便能像那些古老画像上的文人雅士一般舞文弄墨。

面对斩魂使的时候,大概也只有赵云澜还敢想东想西的了,汪徵与祝红早在联络接通时便恭恭敬敬的垂下了头,只有郭长城不明所以,学着众人的模样站在办公室一角,他等了一会没听到声音,忍不住抬起头来悄悄的向前看去。

端坐在通讯器那头的斩魂使的身形完全隐藏在黑袍之下,手脚都看不到,除了露出的一点雪白的下颌被黑袍映的分外刺目,然而即便是这种绮丽的耀眼,也被那个人周身的肃穆压了下来,即便是隔着屏幕,郭长城都感觉到了一股子凉意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是那种北地最冷时节的高山上,绵延不绝的白色雪地,弥漫至骨髓里的冷寂、干净,不带一点活气的冷意与那种人稍微靠近一点,就会被冻到麻木,再也无法感受到其他的任何东西,缓慢窒息直至化为冰雪的恐惧。

于是郭长城也闭上了眼睛低下头,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坐在屏幕那段的那个人。

所有人里面大概只有一个赵云澜还四平八稳稳稳当当的坐在他的办公桌后面,他将抽完的烟碾灭,又从烟盒里取了一只,懒洋洋的问道,“斩魂使联系我,是白塔终于有消息了?”

办公室的其他人对着面色如常的赵云澜佩服的五体投地,生怕对面那位不好惹的大佬一个发火,他们就得给自家领导叫救护车。

斩魂使回应赵云澜的语调柔和有礼,一点也不在意赵云澜那副模样,然而即便是他的声音再如何悦耳,也不能让其他人生出半分欣赏之心。

“令主受累了,”他温和的说道,“今日送来白塔的那个确实是我等正在寻找之物,连日劳顿,令主烦请注意身体。”

赵云澜笑了一声摆了摆手,“这点子事还累不死我,要是哪天真遇到个能累死我的事,我可早先溜了。”

斩魂使语调略显不满的说了一句,“生死乃是大事,令主慎言。”他不等赵云澜说什么继续说了下去,这次的语调却是平平稳稳,再无波澜,“鉴于此次涉及白塔所调查之事情,案件也已准备移交白塔,令主可以缓口气了。”

赵云澜一直等人把话说完,这才换了个姿势,他一只手托着腮,一只手把玩着手里还未点燃的烟,语调散漫而悠长,“谁说,这个案子移交给白塔了?”

斩魂使似乎愣了一下,没有接话,赵云澜‘哎’了一声,慢吞吞的点起烟,他眯着眼斜斜的瞥了屏幕后面那人一眼,从斩魂使那边看过去,赵云澜因为一只手托着腮的缘故,半张脸侧向一边,他侧目时,那双黑色的眼神斜斜撇过来,像是候鸟一掠而过的羽翼,带着白色的云霭在天空中划出长而浅的痕迹。

“我这个人呢。”赵云澜笑着继续说道,他脸颊上浅浅的酒窝中和了这人眼睛里那点锋利,显得平易近人了不少,“最不喜欢先斩后奏跟半途而废了。”他这话说的颇有些不客气,缩在一旁的特调处众人只觉得自己浑身都抖了抖,被夹在两位大佬之中简直度日如年。

“是我逾规。”出乎意料的是,先行退让的居然是斩魂使,这位向导起身再次行了个礼,他长长的黑袍划过脚面,仪态之间不慌不乱,仿佛刚才只是说了件小事。

赵云澜最擅长顺手推舟,在斩魂使让步之后,他也收敛了态度,重新变得散漫又恭敬,“大人想必也是好心,不过有始有终一直是特调处的原则,倒是要让您费心了。”

斩魂使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多余的话,他敲了敲身边的桌子,很快就有一位白塔中人推门进来了,“令主,”那位向导在不用面对斩魂使的时候很明显轻松不少,他对赵云澜打了个招呼,下意识的低声说道,“资料我稍后给您发过去。”他晃了晃手里的通讯器,“哦对了,特调处还有位在我们这边呢,或者我请他给您发过去都可以。”

“没错,”赵云澜心情很好的跟那位向导聊了起来,“你们把人借走这么久了,也该换回来了吧,我们特调处大猫小猫就这么几只,你看看还有一个出差去的,这不人手不够嘛。”他一边说着,一边还看了斩魂使一眼,被他望着的人便只好接了一句,“林静事毕,稍后便归,资料我请他一同带上。”

“那不错,”赵云澜拍了拍手,感慨了一句,“又一个劳力啊,可算是回来了。”

站在一旁的向导得到了消息,行了个礼快速的退了出去,看上去一秒钟都不愿意多待,赵云澜摇了摇头,他坐直了身子面对着斩魂使,开口问道,“既然特调处已经参与这个案子,那么白塔那边的消息,大人您总可以透露一些了吧。”他将之前拿出来的烟点上,香烟上一点红色忽闪忽灭,而坐在对面的那位向导沉默了一会,赵云澜奇怪而微妙的感觉到了对方似乎并不想让自己插手其中的意图。

还不等他细想,斩魂使开口说道,“不知诸位,对于能力者自何处而来,有无猜想。”

这可是个大问题了,赵云澜不着边际的想到,他的目光从身后的几个人身上扫过,又落在手里的烟上。

郭长城见众人都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小声说道,“我看书上说,能力者是为了抵御病毒注射疫苗后,某部分人进化而来的。”

“书本上确实是这个说法,”出乎意料的是,接话的居然是汪徵,这位特调处的人事一项不爱说话,平时大多也喜欢独处,虽然长得漂亮精致,却冰冷冷的看上去不好相处,“然而那就是真的么……”她最后那句话压的底底的,无端端的给因为斩魂使而显得冷寂的办公室更加了几分诡异。

郭长城打了个寒颤,不敢再说话了。


评论 ( 6 )
热度 ( 50 )

© 夜月满衣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