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上仅存的节操~CP可逆(某些逆了也不行!)不拆不拆不拆^_^
最后,抄袭一生黑~

【巍澜/向哨】第三行情书·十九

向导沈巍,哨兵赵云澜。

主原著设,微剧设,以及~私设满天飞。

初见部分主要参考借鉴了原著】←重点。

故事不同,很多配角人物会更换原创人物。

长篇。

以上。

希望尽可能贴近原著~

OOC属于我帅属于他们两个跟原作者!




幕十九

“一半一半吧,”赵云澜侧头看了黑猫一眼,伸手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手机,他一心二用的调出了通讯界面里林静新发来的信息,略过那一堆废话,一张一起发过来的截图十分瞩目。

“她跟那个快递员见过面?”郭长城惊讶的看着杨芳芳与那个快递员坐在一起的照片,他们的作为选的很巧妙,如果不是这张截图的那个监控恰好对着反光的窗户将他们的身影照了进去,确实很难被发现。

赵云澜收回了手机,他的手指轻轻比划了一下,借着座位的遮盖,一段由精神力形成的四个数字出现在大庆面前,身为普通人的郭长城看不到赵云澜写出的数字,只以为赵云澜是随意比划,黑猫却看的清楚,“你拿出来了?”

“嗯。”赵云澜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挥手打散了那点精神力,“她在说密码的时候,我就从她的精神领域里看到了这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能直接拿出来,大概因为我优秀?”他‘嘁’了一声,突然问郭长城,“会开车么?”

“啊?有证,没怎么开过。”郭长城突然被领导点名,受宠若惊的喏喏点头,“你开一会吧,”赵云澜将车子停到路边,示意他到驾驶室上,“我休息一会。”

郭长城这位同志虽然平时遇到点事就手抖,但车开的倒是很稳,大庆看他脸色不好也没多说什么,它所在一旁甩着尾巴,任由赵云澜抚摸着它的脊背。

赵云澜知道自己在做梦,他的眼前盈满了一片白茫茫的雾气,白雾之后似乎隐藏着什么东西,但他却什么都看不到,有人在他耳边哼唱着曲调熟悉的歌谣,但他完全想不起来那个女声唱的到底是什么。

他的思维像是被抽离出来,游弋在梦中那个他之外,然而却又被那个他禁锢着,只能随着他漫无目的的在白雾中四处游荡。

赵云澜想要听清楚歌曲到底唱的什么,可清浅的女声唱的含糊而遥远,而他身边的白雾缓慢的簇拥而来,浓重的水气与窒息感随着白雾一起靠近,赵云澜感觉着自己的呼吸越来越艰难,下意识的伸出手向前推去。

有阵风随着他的动作向四周飞散而去,巨大的鸟的影子在他身边一掠而过,不同于他自己的精神体,那只鸟透过白雾露出来的华美姝艳的彩色羽毛惊艳着他,随着巨鸟的身影的消失,他身边的白雾也像是被带走了一般四处散去,赵云澜的视线不受控制的随着梦境中的他移动着,落在了他的面前。

露出来的那点景色中有一个高大的营养槽,赵云澜调转的视线恰恰与注满溶液的营养槽中,被数不清的数据线相连的那个人睁开的眼睛对上。

那双熟悉的眼睛他曾经无数次的在镜子里看到过。

那是属于赵云澜自己的双眼。

“老赵!”祝红的声音像是某种自现世而来的枷锁,将游离在外的他的思维重重向下拽去,赵云澜感觉到自己被塞回了自己的身体里,一瞬间的沉重让他睁开了眼。

特调处的几个人围在车边,祝红的蛇正盘在她的脚边,焦急的磨蹭着地面,在看到赵云澜醒来的一瞬间,几个人都松了口气。

“你怎么回事?你的精神屏障不太对。”祝红神情有些严肃,“你的精神世界有其他向导的精神力残留,可是我找不到那是谁。”

“当然,”赵云澜揉着眉心下了车,梦境里残留的那一点哼唱正飞速散去,他想抓都抓不到痕迹,赵云澜对其他人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了,懒散的说道,“斩魂使的精神力附在口信上,帮我疏导了一下,你感觉到的应该是他的吧。”他漫不经心的伸了个懒腰,意外的觉得精神还不错,他摇摇头,示意众人先回屋去。

向前走的赵云澜没看到祝红神情里的懊恼与不甘心,她跺了跺脚跟上众人的步子,身边的竹叶青却变的没什么精神起来。

 

“老赵你怎么想的?”大庆跳到桌子上,它的前爪搭在赵云澜丢弃的文件夹上,用一只爪子拍打着它,“处里之前派出去的人拿回来了消息,林静也查到了你要的消息,那个小姑娘恐怕不简单。”

“看出来了。”将脚翘在桌子上闭目养神的赵云澜揭开一只眼睛看了大庆一眼,“胖子你就没发现,杨芳芳住院了,却只有她的导师前去照看她么?”

“她的家人?”大庆愣了一下,歪着头纳闷道,“这个到是,即便是因为愧疚,她的家人也至少会联系学校吧。”

“我估计那家人对她除了愧疚,”赵云澜坐正了身子,把玩着手里的手机,他的手机上一直开着林静发过来的照片,并且随着林静找到的线索越来越多,杨芳芳与那个快递员更多的见面信息也被他找了出来,“我觉得还有恐惧吧。”赵云澜翻看着那些隐蔽的照片,喃喃的说道。

“她早就跟那边有联系?”大庆眯着眼,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可是她图什么,那些人找的就是密码,她身上的密码如果被那群人发现的话,不早就被切成碎片了。”

“呵,”赵云澜无意义的笑了一声,他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问道,“白塔那边给回复了么?”

“没有,”推门进来的祝红恰好听到这句,没好气的说道,“也不知道扣着林静干什么,倒是……”她的话还没说完,特调处与白塔联系的专线便响了起来,赵云澜的眼光落在响起来的专线上,他抖了根烟出来点上,祝红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属于汪徵的低哑声音很快从外面响了起来,“赵处。”她的声音压得甚至比平时还低了一点,无端端的让办公室里的两人一猫打了个寒噤,“白塔那边来联络信号了,是独有联络,隶属于‘那位’。”

大庆端坐正了身子,祝红与汪徵向后退了两步,跟着汪徵一起来的郭长城一脸茫然的看着赵云澜吐出一口烟,伸手摁下了桌上的标签,联络很快被接了起来,赵云澜办公室的灯光暗了下来,墙壁上的通讯屏幕随之打开,属于白塔最顶级战力的那个人的身影出现在了屏幕中。

评论 ( 6 )
热度 ( 57 )

© 夜月满衣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