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上仅存的节操~CP可逆(某些逆了也不行!)不拆不拆不拆^_^
最后,抄袭一生黑~

【巍澜/向哨】第三行情书·十四

向导沈巍,哨兵赵云澜。

主原著设,微剧设,以及~私设满天飞。

初见部分主要参考借鉴了原著】←重点。

故事不同,很多配角人物会更换原创人物。

长篇。

以上。

希望尽可能贴近原著~

OOC属于我帅属于他们两个跟原作者!



幕十四

赵云澜笑了一声,郭长城便说不下去了,电话听筒里的赵云澜的声音有些失真,然而他解释语调甚至可以说很温和,“你新来的,很多事情可能不懂,我们慢慢教你。”赵云澜的声音低了下去,“你也知道我们处里人员的特殊性,而我们对手里的案子又有一些权利,然而不论什么事情,特殊有时候也很危险,所以我们有一些东西我们必须遵守,你知道这些要遵守的东西里面,什么是最基础的么?”

电话这头的郭长城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却想起对面看不到,连忙回道,“不知道……”

“那你就要牢牢的记住了,不管你面对的是什么人,你对他有什么样的怀疑,只要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那么就要假定他是无罪的,当你想要把她带回处里的时候,小郭啊,你已经在心里认为她有罪了。”医院空调里带起的冷风吹在郭长城脊背上,那一瞬间让他打了个寒颤,他抬头看向走廊旁的窗户,暗下来的天空黑黝黝的,千万灯火一盏一盏接连而起,将昏沉的夜色重新点亮。

“我……我明白了。”郭长城小声说道,“谢谢赵处。”

电话对面的人笑了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郭长城挂掉电话,走回到病房的门口,他透过病房门口的窗户向里面望去,低头靠坐在病床上的女生低着头缓慢的吃着晚饭,而另一边正在倒水的沈巍看到了他,抬头对他点了点头。

 

光明路4号—特殊调查处

赵云澜挂掉郭长城电话的时候,汪徵恰好推门进来,她将手里的资料递给赵云澜,等赵云澜侧身接住后,手指在白纸上轻轻一划,“医院里的那个小姑娘叫杨芳芳,”她指着资料上的一段说道,“杨芳芳小时候曾经被离异的父母抛弃过,这之后被孤儿院收养,然而她的父母在四年之后复合了。”汪徵停顿了一下,神色里稍微带起了一点讽刺,“他们将杨芳芳接了回去,大概是因为愧疚的原因,这对父母十分溺爱她。”

“狂暴的哨兵跟杨芳芳是什么关系?”赵云澜闭了闭眼睛,没有等汪徵继续说下去,“我在学校的时候就发现那个女孩儿认识绑架她的人,她对那个发狂的哨兵的关注度高的并不像是一个被陌生人绑架的受害者。”他睁开眼微微瞥向汪徵,站在他身旁的汪徵从他的眼睛里感受到了某种漫不经心的冷漠,“而她之后的住院只是借口,她的精神与身体其实完全没有收到绑架的影响,然而却还是要求入院。”他低头翻开那本资料,在杨芳芳的名字上点了点,“因为白塔一旦接走了那个哨兵,她身为一个普通人,便再也没法见到人了。”赵云澜低声说道。

“没错。”汪徵应了一声,她低哑的声音即便在白日里,也让人有种浑身发冷的感觉,“那位失控的哨兵名叫杨辉,同样是一名孤儿。”

“也姓杨,”赵云澜很快看完了手里的东西,他将材料递回去给汪徵,拎起椅子上的外套,向门外走去,“我出去一趟,通知林静跟楚恕之,没什么事了就赶紧回来。”

汪徵无声的点点头,转身向着室内走去。

郭长城坐在走廊的长椅发着呆,他还在想着赵云澜的那些话,大庆蜷缩在一旁被他顺着脊背抚摸的有些舒服,正一边呼噜一边困倦的打着盹儿。

郭长城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两个就这么在外面坐了一会,他回头看了一眼掩着的病房门,忍不住弯下腰靠近大庆,悄悄的说道,“那个,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情况啊,我看那个学生醒了的……”大庆抖了抖耳朵,不满自己被打扰,它回头糊了一爪子给郭长城,顺便还附赠了一个白眼。

就在两个人说话的功夫里,有一种不同于医院消毒水味道的,溃烂、腐朽的味道,若有若无的弥漫在了空气里,大庆眯起眼站了起来,坐在它身边的郭长城身为一个正常人,原本应该什么都感觉不到的,不知道为什么,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他不安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侧身轻轻的敲了敲病房的门。

沈巍将门打开,郭长城透过他的身影,看到醒过来的女孩儿正把自己缩成一团,抱膝坐在床上,他挠了挠头正要说什么,一声猫叫声伴随着身后玻璃破碎回响在他的耳边。

郭长城感觉到自己背后有什么东西狠狠的撞了他一下,他踉跄着向前走去,原本站在他面前的沈巍被他撞的顺势向后退了两步,坐在穿上的女孩儿原本就精神极度紧张,这个时候又尖叫了起来。

正对着郭长城的沈巍倒是将一切看的非常清楚,他甚至在最早就发现了那个破窗而入的人,或者说不能称之为人的东西,那个‘人’虽然还有这人类的外表,但他的眼睛完全上翻只剩下了眼白,眼睛周围绷紧的青筋凸起,显出十分可怖的脉络,他的手臂不正常的被拉长,手指弯曲,长长的指甲看上去危险而锋利,在那个‘人’出现的一瞬间,那股溃烂腐朽的味道浓郁的仿佛要填满沈巍的整个感官。

大庆从一旁的椅子上跳了起来,它先一脚踹在郭长城的背上,它的力道带的郭长城向前冲了出去,沈巍在看到大庆动作的一瞬间顺势卸掉了自己身上的力道,他冷静甚至有些冷漠的看着自己被郭长城撞的后退了两步进入房间,而黑猫在将人顶进来后,还顺势将房门踹了回去。

那个‘人’虽然看起来十分可怕,但它似乎并没有那么难对付,大庆刚刚那一脚不仅仅将门踹了回去,门板还扇在那个‘人’的身上,虽然它看起来并没有收到什么伤害,但依然被阻挠了一下。

沈巍扶着桌子站稳,另一只手顺手将郭长城也扶牢,他的余光在尖叫的女学生与站稳了透过门上的窗户看到门外那个‘人’,而被惊吓到的郭长城身上一扫而过,他向前走了两步,捏着桌沿的手指微微收紧。

大庆正拦在门口,因为那身肥肉的关系,胖成球的黑猫此时看起来与外面那个格格不入,然而那个‘人’似乎真的被震慑住了,它泛白的眼睛正对着门口,蠢蠢欲动却没有再次贸然进来,似乎在寻找什么机会。

评论 ( 9 )
热度 ( 90 )

© 夜月满衣袖 | Powered by LOFTER